美国科技业的几大猜想

发布时间:[2016-11-20 16:20]  查看次数:
  11月11日,特朗普竞选官网上公布了“初步政策框架”。除移民、医保等政策外,特朗普还提出一系列“新政”。
 
  一是承诺投资5500亿美元,营造一个“更快更安全”的交通网络,修建道路、高速公路、桥梁、隧道、机场、铁路,要让“全世界嫉妒”美国的交通。
 
  二是撤销“多德—弗兰克金融法案”,放松银行监管,允许银行恢复自营交易以及直接投资对冲基金。
 
  三是实施“减税”计划,推动更低、更简单、更公平、更有利于增长的税收改革。
 
  四是重新制定能源政策,包括结束“煤炭战争”,充分利用可再生能源和传统能源,将美国变成一个能源净出口国,同时带来数百万个就业岗位。
 
  五是否决一切超过国会授权范围的立法,捍卫美国公民基本的言论和宗教自由、持有武器的权利,以及其他法律和宪法修正案所赋予他们的权利。
 
  11月8日,唐纳德·特朗普在大选中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当选美国新一届总统。但事实上,特朗普选前呼声并不高,即使当选后也被戏称为“最不像总统”的总统。这位“率性”总统即将于明年年初履职,他就任后,美国通信业将面临何种新形势?在此前的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就曾发表过相关言论,今日我们不妨据此先做几个猜想。
 
  猜想一:科技业喜忧参半
 
  与希拉里走精英路线截然不同的是,特朗普受到广大工薪阶层的欢迎,尤其在社交网络上具有超高的人气,而且经常“语出惊人”。
 
  由于在前期的民意调查中,希拉里呈现压倒性优势,为此,特朗普的胜利让很多人感到意外。有媒体人戏称,今年民意调查公司的员工们估计得不到圣诞奖金了。一些评论人士也开始质疑大数据的价值。“如果大数据对于预测总统胜选没有帮助,那么在预测恐怖袭击方面我们又能指望大数据做什么呢?”在大选结束后的第三天,撰稿人Patrick Tucker在美联社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尽管特朗普的胜选打乱了很多人的节奏,但对于他执政后的科技业境况,外界看法比较一致,即喜忧参半。
 
  媒体普遍预测,美国科技巨头将会面临白宫方面的更严厉管制。特朗普当选后,美股普遍上涨,但Facebook、苹果、亚马逊、Alphabet等大型科技公司股票全面下跌。现任总统奥巴马一向对科技业较为亲和,而且也颇懂科技。不久前,奥巴马接受著名科技杂志《连线》的专访,针对多种科技话题发表了深入的见解。而且,奥巴马一向乐于与硅谷巨头们沟通,此前曾就自动驾驶管制、加密钥匙、人工智能等听取了科技公司的声音。
 
  相比之下,特朗普给人的印象则是对科技业并不十分了解。他之前的几次“率性”表态更让科技业倍感疏离。去年12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部圣贝纳迪诺发生一起恶性枪击事件,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要求苹果公司解锁其中一名凶手的iPhone,但遭到了苹果的强烈反对。苹果承诺,无论客户是谁,都会为其提供完全隐私。此举遭到了众多政府官员的批评,特朗普便是其中之一。他甚至直接号召民众抵制苹果产品。
 
  微软在今年早些时候拒绝以现金捐赠的方式支持共和党全国大会,而是选择技术支持。从总统竞选的筹款数目来看,包括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Facebook等美国最大的科技公司的员工平均每人为特朗普捐1美元,就要为希拉里捐60美元。此种待遇,源于特朗普的政策立场。特朗普的很多政策倾向,包括种族和女性,以及气候变化议题和移民政策等,几乎受到了科技巨头的一致反对。比如,特朗普此前提议对中国等亚洲国家实施更严格的贸易政策,此举可能给亚马逊、苹果、惠普等依靠亚洲制造的美国科技企业带来负面影响。特朗普反对移民的立场也可能会对科技企业形成冲击,因为雇佣外来人员的难度会显著加大。特朗普同样提到,希望将苹果的生产线迁回美国,但这一设想并不容易实现。如今苹果在中国年产约2亿部终端,除中国外,具备同样制造和技工资源规模的产地屈指可数。
 
  但他的本地和离岸税收政策可能被硅谷广为接受。特朗普致力于推动资金回流至美国,为此他提到计划对企业回流至美国的海外利润一次性收取10%的税率,现行税率则为35%。预计可能引发科技巨头的新一轮并购。数据显示,苹果公司海外产生的现金高达2160亿美元,而微软公司的海外现金也高达1000亿美元。此外,特朗普计划将法定联邦税率由原先的35%下降至15%。以Alphabet和Facebook两家为例,其收入的近一半均来自于美国本土,新的联邦税率将使得这样的科技巨头大大受益。此外,特朗普承诺加大基础设施投资,此举也有望带动硬件厂商。
 
  猜想二:电信业管制或放松
 
  对于电信业来说,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管理作风更倾向于少干预,为此很多分析人士看好电信业的整体发展。
 
  特朗普此前公开表示过反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出的网络中立条款。该条款禁止互联网服务商阻断或是对特定服务提供商的内容实施降速,也禁止针对网络“快车道”收费。该条款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严厉的网络中立规定,自发布以来就遭到了电信运营商的强势反弹。然而从美国现状来看,Netflix和YouTube等依赖视频的企业也希望获得“快车道”服务,但迫于网络中立条款而不得作为。该网络中立管制方案得到了奥巴马的支持。CM调研公司认为,特朗普很可能会认为网络中立新规阻碍了市场发展,为此会放松管制。这将使得电信运营商受益。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近期FCC正筹划开放机顶盒市场,但特朗普治下的FCC预计不会对此热衷。
 
  猜想三:大型并购可能受阻
 
  美国信息通信市场近期发生了一件大事,即10月22日电信运营商AT&T宣布与电视媒体巨头时代华纳集团达成收购协议,将用一半现金一半股份的方式以高达85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时代华纳。
 
  交易宣布的第二天,特朗普在宾夕法尼亚州葛底斯堡发表演讲,阐述如果赢得大选和就任总统后100天内的执政计划,称不会批准AT&T和时代华纳合并。“我的政府不会批准”这种交易,“因为权力过于集中在太少人手中”。
 
  市场分析师表示,特朗普的当选将会给并购市场带来极大的影响,特别是那些目前正待审批的大型并购交易。在制定出新投资决定之前,无论交易规模如何,企业都会等待最初的消极市场反应逐渐冷却下来。CreditSights的分析师称:“美国并购市场的繁荣景象将会戛然而止。”
 
  《华尔街日报》也撰文指出,特朗普的当选给AT&T并购时代华纳的交易和网络中立都增加了不确定性。
 
  另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治下的FCC预计会对大型企业并购收紧管制,但对Sprint和T-Mobile预计会大开方便之门。特朗普胜选第二日,Sprint和T-Mobile的股价即显著上扬,而时代华纳股价则大幅下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