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工文苑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职工文苑 >> 正文

相遇·故乡·追梦

来源:第二工程公司 作者:朱新明 时间:2020-11-19 09:34 分享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我已经到了我小时候最羡慕的年纪,正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正在脚踏实地的走好人生的路。

每一段经历都是独特的旅行。在这个新的起点里,想成为怎样的人,就要付出怎样的改变。

经过了毕业的分离,告别了老师和同学,告别了父母,带着大家的祝福来到了离家千里的云南红河。初到这陌生的环境,一切都在按部就班。这是刚离开象牙塔的我初次接触残酷的社会,而中国电建却用她温暖的手臂拥抱着我。

我对眼前的一切曾经有过无数次的演练,直到真正面对的时候,因为大家庭的温暖,一切又是那么的从容。期待着遇见,期待着同事,期待着学习,期待着成长。

千山万水,万水千山,我来到这个小村落里,从事着我一直梦想的工作。虽然项目部的生活简单枯燥,但是我有年轻的勇气和能吃苦的精神。到项目以来,我一直在接受不断改变的生活环境和身边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同事们的认知不断加深。领导的关心,同事的关怀,师父的教导,让我知道了虽然我是这儿的新鲜血液,但我更要秉持着认真的心态,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要保持一样的积极向上。

清晨的天边,点点星光正在慢慢褪去,项目部大院坚挺竖立的五星红旗正在随风飘扬,电建人犹如星光散落,在各自的岗位上熠熠生辉……

故乡 

“铜城无铜,出产的却是煤。此地煤闻名四方。这铜城正是因煤应运而生……”

这是作家路遥作品《平凡的世界》第三部最开始的一段文字,书中的“铜城”便是铜川。

故而,我总是以我是铜川人感到自豪。

不论走到哪里,不论去哪里学习,不论到哪里工作。铜川,始终是我最挂念的地方,始终是我示之以人的标志,始终是我记忆深处的过往。

身在异乡安了窝,心却留在故乡深沉着。

然而,大多数人,不得不为了生活奔跑在两座城市之间。时常会感到陌生,他乡终究不会有熟悉的硷硷畔畔。

出去的人想回来,在乡的人又想出去。

对于他乡,不得不去向往;而对于故乡,只留下了寒冬。我们在他乡和故乡之间徘徊,却不曾真正属于过谁。

异乡的圈子逐步扩大了,家乡的圈子日渐缩小了。

若是逢遇上一个对铜川有一知半解的人,或是读过《平凡的世界》,读到孙少平在铜城掏碳的日子。便有了话题,能聊个半天。耀县水泥厂的兴衰,香山香火的蔓延,照金老区的革命事迹,药王山的名人趣事,新区的变迁发展,老区的煤矿改造,好人之城、幸福铜川,反正总有一个话题能让我们之间拉近距离。在我们中间,铜川二字背后所蕴藏的共同记忆、共同痕迹,无所不谈、坦诚敞怀。

日后再相见,依旧如此。

铜川,这个故乡,此时此刻成为双方最温存的沟通桥梁。

我是如此的坚信,仿佛我从未离开。

追梦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我曾无数次展望我的未来,并为我的梦想不懈奋斗。

有梦想就会有前进的目标,有希望才会有顽强的奋斗。大到国家,小到个人,梦想是成就伟大事业的动力。

而青年人是祖国发展的主力军。向往着五角星,朝着阳光的方向前进。青年人以一颗赤子之心,脚踏实地的诠释着对祖国的拳拳之情。

从伟大的“五四”运动开始,青年们就凭着一腔热血的力量和蓬勃迸发的精神,站在了爱国战线的最前沿,努力拼搏实现自由,宣示伟大的爱国力量。这强劲的力量是从筋骨里迸发出来的;是从血液里流淌出来的;是从本性里复燃出来的。他们用自己的青春书写着:爱国,进步,民主,科学。青年人挥洒热血,用青春之名打开革命的新篇章。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梦想,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担当。

2020年的春节,没有人会忘记。疫情肆虐全国,全世界笼罩在病毒的阴影之中。中国最美逆行者逆风而行,成千上万的青年医护人员奔赴没有硝烟的战场,扛起保卫祖国的重任,深刻的诠释了初心与使命。他们义无反顾,坚定勇敢,亮出了新时代青年人的底色:责任与担当,奋斗与追梦。

一代又一代追梦人在顽强拼搏,在为实现中国梦的征途上砥砺前行。

光阴何其短,我们每个人都应坚定心中的信念,立足于现实岗位,踏实进取,努力上进。趁年轻,为伟大的梦想打好坚实的基础。

明确自己的奋斗方向,朝着往后的生活目标。懂得跟着时代的步伐,懂得因为时代的改变而改变,懂得摆脱陈旧的思想接受新的力量。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追寻梦想的道路何其漫长,青年的我们就应该百折不挠,不遗余力地探索和奋斗。在学习和摸索的过程中,庆幸自己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因为这是一个追寻的过程,无论结果如何,奋斗的人生必有收获。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平凡的生活中,却拥有不平凡的品格,每个人也许平凡,但却从不平庸。广大青年人既是追梦人,也是圆梦人。

寒冬将至,春天已不远。清风拂晓月,落花掩古城,广大青年人一直朝着阳光的方向,留下前行的足迹。

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


浏览次数:

上一篇:没有更多内容了

下一篇:庙堂的初冬